一文读懂AI+教育的正确打开方式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06    

成立于2006年的启明创投很早之前就开始涉足教育领域的投资,最早曾投过巨人教育、东方剑桥等线下培训机构,而且在投资方面比较执着,曾持续跟投过学霸君、VIPABC、iTutorGroup等教育企业。近期启明创投还投资了中文分级阅读平台考拉阅读。

 

2016年初,启明创投对外公布的内部晋升名单中,34岁的周凌霏成为公司最年轻的执行董事。加入启明创投后的7年时间里,她接连投中了蘑菇街、蚂蜂窝、挖财、途虎、拉勾、挂号网、musical.ly等明星项目。谈及投资方法论,周凌霏直言,“我这个人比较轴,比较坚持。”

 

今年教育行业一级市场掀起一波“融资”热,猿辅导、VIPKID、学霸君等在线教育公司纷纷披露大额融资。资本市场也不甘寂寞,红黄蓝、博实乐、瑞思、四季教育等教育机构竞相在美股上市。“今年是教育投资的大年,很多教育公司赴美上市,2017年资本市场对教育领域的关注度还是比较高的。”

 

她认为,教育行业与TMT、消费行业既有相同点又有借鉴性。行业之间的资质监管趋同,但又要求团队必须要洞悉行业。相比于其他行业,老师、课件和销售能力构成教育培训行业的三大“跷跷板”。

 

启明创投在看教育项目时会关注哪些维度与指标?周凌霏眼中的教育行业与其他行业又有何不同?她为什么会认为在线教育“独角兽”的出现是必然?

 

一、在线教育“独角兽”的出现是必然?

记者:现在有一种说法是教育投资特别火热,甚至比2013 年、2014 年O2O 兴起的时候还要火,同时现在有很多的老牌基金都开始布局并加大筹码,像学霸君、猿辅导、VIPKID 等所谓的独角兽都慢慢地出来了,对于这种情况您是怎么看的?

 

周凌霏:我们觉得这些企业的出现是必然的,今年是教育投资的大年,很多教育公司赴美上市。整体而言,2017年资本市场对教育领域的关注度还是比较高的。我认为契机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是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对教育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了,父母对于孩子的花费是家庭支出的主要来源。现在80后开始当父母了,他们对教育经费有一定的决策度,且这一代人都是在互联网的熏陶下长大,他们更愿意为孩子支付较高的金额。现在80后的孩子基本处于小学到初中阶段,这个阶段目前是K12的主力军。总而言之,80后的成长是很大的一个驱动因素。

 

第二是二胎,对于一些小龄催生的教育也有很大的驱动性。

 

第三是教育改革,国家对于文化教育,尤其是对中文的重视程度,对于整个教育体制的改变有很大的驱动性。孩子基本上到了初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决定打算走高考这条路线还是出国留学,这两方面都有教育的需求,无论是语言培训还是K12教育,家长都愿意在这两个方面进行大规模投资。

 

第四是知识付费,很早之前大家可能都觉得互联网赚钱无非就三条路,电商、游戏和广告。我们之前投资过罗辑思维,同时我们也是知乎的A轮投资人,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比我们想象得要更勤奋、更爱学习,而且对知识的渴求度更高。大家在知识付费方面的接受度是非常高的,大家更愿意在教育方面做一些投资。无论是泛知识面还是兴趣爱好,无论是成人还是孩子。

 

还有另外一点是技术提升对教育行业的帮助,AI 有没有可能通过线上的形式,例如1 对1 、小班或者自适应学习,让因材施教落实到可行性上,所以我觉得教育的基本面也有很大的改变。 这是我认为教育投资火热的几个原因。

 

记者:您觉得这两年的“教育投资热”跟四五年前相比,是更理性了还是存在一些泡沫?

 

周凌霏:实话说,我觉得互联网永远都有泡沫,只是说这层泡沫有多厚,当泡沫抹掉以后,还有多少咖啡留在下面?四五年前启明创投在投资VIPABC时,真正做线上教育的人非常少,而大多数的人还在做线下的传统教育,比如精锐教育、学而思都是在那个年代蓬勃发展起来的。

 

虽然那个时候启明创投在投VIPABC时还没有什么竞争对手,但是现在的线上教育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形式,无论是在线1对1、在线小班课等,都跟当年迥然不同。

 

线上的英语教育这一块,其实竞争对手可能就是三四家,那大家会比拼各自的销售能力,比拼师资能力等,但是对教学质量、课程研发的能力要求更高。

 

记者鲸媒体:您觉得教育行业跟TMT 、消费行业有何不同?

 

周凌霏:教育培训行业有三个重要因素,老师、课件和销售能力。 我认为一个好的教育行业公司,不仅要具备销售能力,还需要对教育行业有所理解,同时具备能力去招到更好的老师,这三方面能力是一个跷跷板,是需要一起平衡和巩固的。

 

教育行业跟很多互联网企业也不大一样,我觉得可以类比的可能是互联网医疗、互联网金融和互联网教育,这三个行业有很大的相同性,也有很多可借鉴性。

 

政府对这三个行业起到相应的监管和限制,例如金融行业方面需要有牌照的限制、有杠杆的限制等;医疗行业方面同样对医药流通有所限制;教育行业方面则是对线下教育的资质进行规范。

 

同时它们也有可借鉴性,例如之前启明创投投过挖财网,一个互联网金融公司;投过挂号网,一个互联网医疗公司,那么我们为什么会去看互联网教育?我认为在教育细分领域里面有很多与金融、医疗非常相似。公司的创始人或者核心团队,可能都有教育背景,同时再加上互联网背景,例如从事游戏、电商、新闻等,这些基本上都是有互联网背景的人。

 

刚刚提到的三个领域,基本上属于传统行业。 团队有很强的传统行业的基因,如果加上互联网的抓手,就可以很快地渗透到行业中去,这就要求团队或者创始人对行业有比较深的认识,这是我所认为教育行业与其他行业的最大差别。

 

记者:教育行业事实上是比较慢的,那您觉得在资本的推动下,企业有没有可能很快地跑出来?

 

周凌霏:有了技术的加持才有可能把教育的速度提升上来,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传统教育培训主要是线下开店、绩效扩张、找销售、卖课程等,但是如果有了技术,可以通过网络传播的途径,利用技术的形式把成本降到最低,就可以用更低的价格吸引新用户,把用户拉进来,这个时候就有可能提前到网络效应了,不是简单的“1+1等于2”,而是“1+1大于2”了。

 

记者:您认为线上教育的体验会更好吗?

 

周凌霏:很多家长没有时间花在线下;如果是线下一个小时的课时,孩子是坐不住的,只能上半小时,家长辛辛苦苦大老远的跑过来上半个小时就回去,花费在路上的时间成本很高,对于老师而言亦如此。

 

现在有很多的线上小班课,但还没有做得特别好的,无法按照孩子的水平分班,做到因材施教、因人而异。但假设学生数足够多,我们的标签足够细化精准,就可以分配老师和学生,把相同类别的学生组合在一起。以后如果可以做到孩子水平相匹配,推荐一些课程并组班,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

 

二、 新东方 、好未来派更容易“攒局”?

记者:在教育投资方面咱们关注的指标有哪些?

 

周凌霏:对于不同属性的公司,其对应的指标也各不相同。 一是教育服务类 ,我们会关注包括比如营收、学生、续费率、转化率等一系列指标; 二是工具类 ,比如说学霸君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更多是一个工具属性的公司,它如果没有所谓的续费或者营收方面考虑的话,我们关注更多的是学生数、使用时长、用户粘性等指标。

 

三是工具与教育服务相结合的类型,像考拉阅读就属于这类型的公司,我们会关注该企业有没有可能实现变现;学校、校长和老师的使用意愿,以及家长持续关注的一些意愿。同时也包括软件的使用率、进学校的销售费用、学校的持续使用度等,这些指标我们都会去关注。

 

记者:为什么会投资考拉阅读?

 

周凌霏:当时在扫描市场的时候我们就看到考拉阅读,这可能是唯一一家做语文教育且潜在成为课外培训的技术提供型公司。首先我们看好这个大市场,其次看好他们的产品和技术能力,考拉阅读能够把中文这种最难的语言进行语文分级划分,我觉得这是非常难的。

 

目前数理化方面的教育已经有学而思,英语教育也有很多人都在做,但语文教育却没有,而中文最大的重头戏就是阅读和写作,这两个又是最难提高的。

 

英文分级的判断标准非常简单,表象性就是,词语越长,句子越长,用一些生僻词汇就可以得到很高的分数。但是中文分级不是这样的,“白日依山尽”每个字都认识,但是意思就很难懂,字数又很少,所以语文阅读需要理解文字背后的意境。当我们看到考拉阅读可以用“ER Framework”(量化中文分级阅读标准)对任何一篇文章进行打分的时候,我们是很惊喜的。他们以基础技术为驱动,帮助孩子判断自身的语言能力、阅读能力等。

 

语言是一门活学活用的学

责任编辑:admin